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昆曲:莫问收获 但求耕耘

2019年11月03日 09:43   来源:经济日报   

《焚香记》剧照

  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曾诗阳摄

  一个人的成功,远不够壮大一个行当;一个剧的热度,远不够捧红一门艺术。

  “惆怅春风兮春已半,人间天上兮太匆匆。”历经一年多的艰苦筹备,北方昆曲剧院传承剧目《焚香记》不久前在北京公演。有戏迷观后评价:一颦一蹙足以摇荡人心,层层剥出,几乎飙泪。

  从2001年被列入世界非遗名录,到如今佳作遍地开花,昆曲的老树和新芽,让我们看到传统艺术正焕发出新生活力。

  老戏新唱

  与《焚香记》剧组的采访约在北京南城一座不起眼的小院里。因剧院拆迁,剧组临时搬迁至此。一棵老树、一层旧楼,便是全部。

  与略显沉寂的院落不同的是,练功房里一阵紧锣密鼓。一进门,咿呀婉转的曲调已然四处回荡,“戏比天大”四个字高悬墙上。屋外烈日当头,屋内《焚香记》正在排演,演员们穿着厚重戏服,额头均是密密一层细汗。导演魏春荣坐在台下,紧盯着演员的一招一式,偶尔跟着唱上两句。

  “当导演,我是第一次。”尽管入行已经三十余年,更在三十岁时就已获得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“梅花奖”,对于首次执导的《焚香记》,魏春荣仍有一丝紧张和兴奋。“我们先后八次修改剧本,有时演出完回国,连时差都不倒就来排练,就是想把昆曲最美的一面呈现给观众。”魏春荣说。

  改编内容要符合昆曲传统,身段编排要符合角色身份,唱腔念白要符合行当要求,场面调度要符合表演规律,件件都非易事。但真正让魏春荣感到紧张的,还不仅于此。“如果我们的作品不够水准,给观众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反而会拉大昆曲与观众、与市场的距离。”魏春荣说:“要做,就得做好。”

  提起《焚香记》,很多读者并不陌生,它讲述了名妓敫桂英和秀才王魁之间“痴情女子复仇负心汉”的故事。作为一部经典之作,《焚香记》多次被各类地方曲目改编上演。为了将老戏唱出新意和水平,让新观众“坐得住”,让老观众不失望,剧组花了不少心思。

  “百年不衰的传统老戏自然有其值得继承的地方,但一些结构冗长、节奏滞缓的片段,一些过时的表现形式,已经不符合现代观众的赏剧偏好。”在改编过程中,魏春荣在吸收老戏精华、尊重昆曲规律的基础上,将老本子40折的剧情凝练至两个小时,用大量细节铺垫实现了剧情的连贯性和逻辑性,人物塑造更加饱满,故事层次更加丰富。

  “戏乃细也,就要细微之处见真章。”艺术指导王振义认为,戏剧是一种载体,观众对其承载的情感或思想的理解,就来自于情节的一个转折、演员的一个眼神、场景的一个变化等千百个细节之中。“正因如此,在这次改编中,我们没有采取传统的大团圆或大悲剧结尾,而选用了开放式结局,只讲故事,不给答案,相信观众一定可以从演员的演绎和细节的铺垫中推断出结局,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”

  十年一剑

  戏台之外,作为经历过昆曲发展低迷时代的老演员,魏春荣和王振义也从常年的苦练和漫长的忍耐中得到了自己的答案。“我们的剧算不算好,我们的艺术产出有没有价值,台下的观众是衡量的砝码。但对于演员自身而言,踏踏实实下过苦功夫、真心实意地付出了,那就是好的。”王振义说。

  总体来看,600岁的昆曲正享受着大好春光:国家各项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政策先后出台,七届中国昆剧艺术节接连举办,各类艺术基金支持力度越来越大……“我年轻时,常常一年也演不了几场戏,但现在的优秀年轻演员,几乎日日都有演出。”王振义介绍。

  但魏春荣认为,市场经济下的艺术市场,虽不悲观,也不见乐观。“相比其他行业,昆曲演员的平台和机会还是偏少,大多数年轻从业者付出的和得到的不成正比,能登台演出的是凤毛麟角,像晓佳这样的又能有几个?”魏春荣说。

  潘晓佳是《焚香记》的女主角,尽管被导演称作年轻人,实际上,12岁入行、今年30岁的她进入北方昆曲剧院已经快九年了。

  “戏曲演员要耐得住寂寞。”潘晓佳说,刚进剧院时,除了偶尔登台演几出折子戏,更多的时间她都在台下默默练功和思考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“从去年开始,我的戏才逐渐多了起来,因为一些同事怀孕了,我就顶了上去。”潘晓佳说:“很感谢最初的那几年,让我积蓄了足够的经验、情绪和力量,在这次演出中彻底地释放出来。”

  在同行眼里,《焚香记》是对潘晓佳多年努力和坚持的回馈。戏曲舞台其实挺残酷的,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但又有多少人能一直准备着呢?这个机会晓佳等到了,也是她应得的。

  为了演好敫桂英,潘晓佳日夜琢磨剧本和唱腔,将各个剧种中不同版本的敫桂英都研究了一遍。“清晨进练功房,晚上才出来,一练就是一整天。”潘晓佳说:“塑造一个新角色是一场挑战,也是一次突破,这个坎儿必须得过。好机会可能一辈子只有一次,一定要牢牢把握住。”

  “天地苍茫回眸望,月明千里遍辉光……”随着伴唱响起,故事迎来尾声。舞台上,潘晓佳转身立定,举目远望;舞台下,观众掌声雷动,久久未平。“我想,表现应该还算可以吧。”潘晓佳笑笑。

  “一个人的成功,远不够壮大一个行当;一个剧的热度,远不够捧红一门艺术。”魏春荣认为,昆曲是一个艺术整体,实现活态传承需要大环境的支持,更需要每一个艺术个体勤思苦练,积淀实力,释放活力。(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曾诗阳)

(责任编辑:马常艳)

昆曲:莫问收获 但求耕耘

2019-11-03 09:43 来源:经济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
亚洲彩票 六合在线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 优优彩票APP 六合在线 盛通彩票注册 六合在线 乐盈彩票网 盛通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