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“绿翡翠”

2019年11月03日 09:44   来源:经济日报   

  这个世界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,而这双眼睛,“长”在人的心上。

  我家的阳台上养着一盆绿翡翠,枝干滚圆滚圆的,通体翠绿,只是叶子太小,像不愿意长出来似的。绿翡翠长得并不算好看,可我养得却格外精心。每每看到它,总有种莫名的心动,不为它的外形,只因我好像能看到它的“内心”。

  这盆绿翡翠是我一年前从内蒙古自治区杭锦旗独贵塔拉镇带回来的,那是我上山下乡的地方。当年全国约有1700万知青,我就是这1700万中的一个。

  那天,我正在酒店大堂前台办理退房手续。谁能想到,40年前荒凉的地方,如今竟建起了算得上豪华的酒店,那一片见证了我青春的沙漠也成了全国沙漠越野爱好者的乐园。附近停车场上的沙漠越野车一辆挨着一辆,从车牌上就能把我国的省区市从南数到北,再从东数到西。搁在40年前,借我个胆子,我也不敢想象当下看到的画面。

  看我有些惊讶,前台的服务员肯定地告诉我,这座酒店的地方,就是当年我所在连队的驻地。虽说此次故地重游,是我离开这里之后的第一次,也只小住两日,却真的做了场“睡在自己当年亲手盖好的营房”的梦。

  办完退房手续,服务员安排我在大堂一侧的沙发上稍坐,她已为我联系好了出租车。不经意间,一株绿色植物引我朝它看,一米多高,枝干繁茂却少见叶儿,样子虽不出彩,活得却有个性,透着一种没法子说清楚的吸引力,让你非走近它不可。我细端详了会儿,扭头问服务员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绿翡翠。”服务员回答得干脆。

  “绿翡翠。”我跟着重复了一遍,“名字好听,之前还真没见过。”

  服务员笑笑:“还说在我们这待过七八年呢,真没见过它?”她疑惑的目光让我瞬间语塞。

  服务员看出了我的尴尬,不好意思地稍一扭头:“沙漠里有的是。”说完,转身忙她的事儿去了。

  放在酒店大堂一侧的这盆绿翡翠,据说是建酒店打地基的时候酒店经理随手在脚下的沙地里折的,后来埋在花盆里,一直活到现在,一直活得挺顽强。它少侍弄、不喜水,年复一年悄无声息地长大,以至于在酒店员工眼里它已经被忽略了。不知为什么,我却怎么看都觉得它美,美就美在它透着股子让人“读它”的力量,让你细看、再看、还想看。

  我以前应当见过这绿翡翠。

  我去求服务员:“我能掰个枝子带回去吗?”我是第一次这样求别人,估计,服务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。

  服务员很大方:“可以,您掰的时候枝子会流白浆,注意别弄您一身。”

  “我带回家能种活吗?”

  服务员浅浅地一笑:“您是头一个把绿翡翠带走的人,它在我们这随便一插就活,到了你们城里能不能活就不知道了。不过,它皮实,应该没啥问题。”服务员还给了我一个矿泉水瓶子,让我把那节绿翡翠枝放到里边。溢出的白浆滴在了瓶子里,纯白,很干净。

  坐在回来的火车上,我一直关注着那个装着绿翡翠枝的矿泉水瓶子,生怕误扔了它。看着看着,仿佛又回到40年前的时候:荒得让人看着就心寒的沙漠里,连长带着百十号兵团战士拾着柴。其实,冬天取暖有煤,根本用不上柴,捡柴是为了锻炼兵团战士的“意志”。不过,锻炼“意志”的目的却真的没达到,这点我再清楚不过。每次回来我们都把柴往宿舍前的空地上一扔,任其风吹日晒,隔段时间再去锻炼,依然是背回来就放到一边。

  现在想想,我敢肯定,背回来的柴里应该就有绿翡翠,因为我的双手就曾被白浆弄得黏黏糊糊的,只是那时谁也没觉得长在沙漠里的绿翡翠能这么上眼。

  带回来的那棵绿翡翠活了。我挺爱看。真应了那句我们都熟悉的话:这个世界上真的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而这双眼睛,“长”在人的心上。(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牛国锋)

(责任编辑:马常艳)

“绿翡翠”

2019-11-03 09:44 来源:经济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
乐盈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平台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六合在线 六合在线 乐盈彩票APP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 盛通彩票登陆